冯唐:君子不器 未来已来

摘要: 让我们在君子不器的理念下,在未来已来的今天,活得越来越有人样。

11-09 08:20 首页 北青艺评



让我们来做个实验,大家盯着君子的“君”字,不知道有什么感觉。盯一个汉字、一个词时间长了,就会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,也没有感觉了。比如那个“君”,盯时间长了,安静地盯一会儿,你就会发现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。这个世界很奇妙。

讲三点,题目叫“君子不器”。第一点是文学和社会的关系,第二点是文学对社会的想象,第三点是关于未来社会,以及我们如何迎接未来社会。

说到文学和社会的关系,特别是在AI盛行的时候,AI怪物现在已经来临了,这个问题尤为重要。从狭义上讲,我认为文学不应该对社会负任何责任,不管是过去的社会还是未来的社会,文学只能对自己负责,也就是对人负责。好作家应该把自己当作一个媒介,通过自己来认识世界,通过自己的文学修炼,反映老天想跟大家说的事情。反之,人如果能对自己负责,间接也就是对社会负责,对无数个体负责。所以,作家要做的对社会的责任,就是要简单直接、坦率地面对自己,通过自己的艺术修炼,把自己的认识完美地表达出来。管好自己,不为害人间,这是很著名的说法,我的说法是,作家如果能跟自己彼此相爱,就是为民除害。

第二点,是文学对社会的想象,大致可以分为三种。一种是针对过去,就是常说的现实主义;一种是针对未来,现在火爆的科幻小说,比如《三体》等等。还有第三种,其实是针对现在,针对长久的大时间跨度下不变的人性,这里边包括像《金瓶梅》、《史记》。

第三点,是关于未来社会,以及我们如何迎接未来。对于未来,一些科幻小说有些准确的预测,比如凡尔纳想象登上月球,但这只是对物的预测。站在当下,人们预测未来,人工智能会以更猛的速度发展,在不远的将来达到人机合一;在你死后,肉体会被冻起来,灵魂会被提取出来,存在某种U盘上;人类甚至可以用某种形式永生。我自己原来研究癌症,没想到这25年有这么快速的发展,有些预测对了,有些预测错了,但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未来,在我的有生之年以想象不到的速度到来。

未来已来,我仍旧认为,最重要的还是人,是人的灵魂。打开一点说,我觉得我们可以用一个更开放、更淡定的心态来看待我们面临的未来。

首先,阿法狗能干的事就让它们去做,它比人类能干得好很多,无论是云计算,还是圆周率后200位,还是2A和2C之间。

其次,阿法狗能做的事,包括记圆周率,个人如果做起来真的很开心,我觉得你就继续做吧。因为阿法狗存在,你应该更好地意识到,其实很多事只是游戏而已,不必张牙舞爪。

第三,在机器抢走我们的工作之前,很大比例的人类必须抓紧学习,学习无用,学习怎么消磨时间,学习怎么独处。大家不要小看独处,很多老人做不到这一点,所以退休人员抑郁症的比例升了很多。各种各样的协会,当然不包括写作,主要目的是照顾老人的身心健康。大家想一想,如果不仅老人,年轻人都没有事情一定要做,没有必要的事情一定要早上爬起来,你如何打发时间?稍稍想一想,该怎么办?

第四,多数人有极少数的一些天赋,少数人有很多的天赋。希望各位用好这一点点天赋,争取帮助我们从智人的阶段加速,在机器的帮助下克服机器可能存在的风险,上升到神人。这个神人,有可能是神经病,有可能真的是很神奇的人,就看谁到最后了。

具体说怎么办?第一,尊重你的兽性,多用用肉体。做点科普,人类最大的器官是什么?是皮肤。很多医学毕业生不知道我们最大的器官是皮肤,触摸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接收信息的渠道。但是各位想一想,在过去一个月,有什么地方因为触摸能让你感到生命很神奇,收到新的信息,有新的突破?我想,在座的诸位中有这种感觉的比例应该不高。当然,这个触摸也包括自摸,这也是人生的一部分。打开眼耳鼻舌,多层次的整体享受,享受这些机器还无法提供给自己,也无法享受的东西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有个同事爱掏耳朵(四川有一些很有仪式感的掏耳朵方式),耳部占皮肤的比例并不高,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,他得了中耳炎还是继续挖。大家身上有很多宝物,但都还没用足。

第二,尊重你的人性,多去狂喜和伤心,机器体会不了这些。人性有的时候会很纠结,我觉得,在机器还体会不到人性纠结的现在,这种纠结就变得更加珍贵,大家不要那么早消灭它。有些基本的人性原则,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都变得很金贵,比如道德,道德处于首位大家都同意;比如孝顺,这是摩西十诫中的第五诫。我自己扪心自问我孝顺吗?我不孝顺。

最后一点是尊重你的神性,多多创造,文学、艺术、影视、商业模式。尽管机器号称能创作,但是作出来的诗歌与顶尖的人类创作——包括今天在场的这些写作的朋友的创作(我认识的或不认识的),就不一样。文章和战略规划对我来说是吃饭的两个家伙,对于人工智能,我还有完胜的把握。

机器的未来已来,人类的尽头还未尽,不应该只把自己当作应用的器物,不应该局限于器物中某些应用。让我们在君子不器的理念下,在未来已来的今天,活得越来越有人样。

文: 冯唐


文艺能超脱

评论是态度

北青艺评

往期精选


靳东+陈道明,“前半生”的直男逻辑令人齿冷


当弑父娶母的俄狄浦斯化身耶稣 该怎样看这个悲剧人物?


《军师联盟》:半部精彩半部癫  痛哉惜哉


有什么比相互厌恶的夫妻更可怕?答:恩爱夫妻


《大护法》根本没那么好 它被表达欲搞砸了


我们所熟悉的李清照其实是人工制造出来的


欣赏伦勃朗 别只看挂在墙上的画


他们的信仰就是手板声


首页 - 北青艺评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