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年轻的蜘蛛侠突然面临“成长的烦恼”

摘要: 真正打败邪恶的,并不一定是什么宏大力量,反而是生活中最简单幸福的小事。

11-09 14:36 首页 北青艺评


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在红遍北美两月后,在中国内地上映。早在《美国队长3:内战》的时候,这一任新的蜘蛛侠就小小登场,站在了钢铁侠一边。本身就是复仇者联盟成员之一的蜘蛛侠,能够顺利进入漫威宇宙系列电影,其实并不容易。毕竟,这已经是第三任登上银幕的蜘蛛侠了,早前两个版本都在索尼旗下。当然,本来就是资本的游戏,为了扩大市场,蜘蛛侠回归漫威旗下,是迟早的事。

相比前面两个《蜘蛛侠》系列,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最为明显的区别,就是男主角彼得·帕克的饰演者更为年轻。在2002年开启的《蜘蛛侠》三部曲里,蜘蛛侠的饰演者托比·马奎尔当时27岁,虽有一张娃娃脸,出演大学生还是稍显超龄。到2012年的《超凡蜘蛛侠》两部曲,饰演蜘蛛侠的安德鲁·加菲尔德当时29岁,算是最年长的,但他就是有一股青春气息,演高中生也不算过分。到了最新的蜘蛛侠,选用1996年出生的汤姆·霍兰德,21岁的他无疑是三任蜘蛛侠里最年轻的,也最接近原著蜘蛛侠的年龄。


不同于前两个“蜘蛛侠”,这部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在故事开始的时候,他已经是蜘蛛侠了。其中原因,不难猜测。一是顺应剧情,这任蜘蛛侠在漫威宇宙里,是在《美国队长3:内战》首度出场,所以没必要倒叙去解释他是怎样成为蜘蛛侠的。第二个原因,大概是前两个《蜘蛛侠》系列,已经说了两遍“他怎么成为蜘蛛侠”,再来一次,太显繁琐。

然而这也带来了问题。一个是绿魔父子作为蜘蛛侠系列里的知名反派角色,他们出现在蜘蛛侠的早期,时间线的后移,令他们缺席;另外则是本伯父的意外去世。熟悉蜘蛛侠故事的人都知道,这对于蜘蛛侠的成长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一环,当然还有那句经典的: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”

除了经典台词的功效外,本伯父其实在《蜘蛛侠》系列是作为一个父权角色而存在的。又是一个古希腊戏剧情节:只有父亲离去,儿子才能成为真正的国王。在托比·马奎尔版《蜘蛛侠》里,更为明显,第一部反派老绿魔,第二部反派章鱼博士,多少都有父权色彩。当这三个父亲角色,逐渐离去,到了第三部,蜘蛛侠面对的三个敌人,全都是围绕着他自己的。小绿魔,是他曾经的朋友;沙人,是害死本伯父的人,代表他过去的伤痕;而毒液,一个黑化蜘蛛侠,是自己的心魔。

不过在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里,还是有一个父权角色,就是招募了蜘蛛侠的钢铁侠。钢铁侠的出现,很大程度上,是为了顺接剧情,把蜘蛛侠顺利嫁接进漫威宇宙。因为《钢铁侠》系列电影其实和一般的超级英雄片有所不同,他是一个带有戏谑精神的超级英雄。由他介入新的《蜘蛛侠》,其实也是为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奠定一个喜剧基调。


抛开超级英雄的外壳,这部蜘蛛侠就是一个典型的青春片架构。一个年轻人,遇到很多成长的问题,如何获得心仪的爱情,如何获得长辈的认可,如何获得自我价值的实现。可以说,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,是所有超级英雄电影里,最青春的一部。

这也是漫威宇宙走到现在,试图在整体风格上,尝试的一种转变。毕竟,从类型片的角度来说,超级英雄片已经很难有新的推进,不论特效多么惊艳,情节多么惊险,在核心上,它们始终是一致的。那么,在外观上,所做的花样,迟早都是要被看穿的。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所做的,也只是试图在超级英雄片的外观里,塞进一个青春校园故事。


所以,就算超级英雄,也开始走“成长的烦恼”路线。超级英雄也有青春,也该关在学校好好读书。这样看来,这一部《蜘蛛侠》,反而是提供了一个十分亲民的版本。毕竟,甘道夫也说过,真正打败邪恶的,并不一定是什么宏大力量,反而是生活中最简单幸福的小事。

文: 耳朵

本文刊载于20170912《北京青年报》B1版

文艺能超脱

评论是态度

北青艺评

往期精选


靳东+陈道明,“前半生”的直男逻辑令人齿冷


当弑父娶母的俄狄浦斯化身耶稣 该怎样看这个悲剧人物?


《军师联盟》:半部精彩半部癫  痛哉惜哉


有什么比相互厌恶的夫妻更可怕?答:恩爱夫妻


《大护法》根本没那么好 它被表达欲搞砸了


我们所熟悉的李清照其实是人工制造出来的


欣赏伦勃朗 别只看挂在墙上的画


他们的信仰就是手板声


首页 - 北青艺评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