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爱不爱你,上个床就知道了

09-05 08:32 首页 枕边读刊

“开始吧,我有点……等不及了。”

一双有力的手臂就从后面圈在了我的腰上,滚烫的男性气息贴在了我的耳边。

这样的亲近,让我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我扭着头,本能的想离他的呼吸远一点。

可是腰上的手臂,紧的像是铁箍,后腰上,还感觉到了某种东西正在迅速的升温。

“我,我,我想洗个澡。”我咽了一口口水,强迫自己尽可能的淡定。

他并没有马上放开我,而是沉默了一会,才又松开的手。

“去吧,浴室里面有新浴巾,我等你。”

重获自由,我连着呼吸了好几口气,直到我把浴室的门关上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,我才意识到,我今天晚上,要面对的是什么。

恋爱四年,结婚两年,这六年里,我跟江旭最多只是接吻而已,他连我的胸都没碰过。

我们俩睡觉的时候,都是一人盖一条被。

我一直以为他是性无能,因为爱他,也没有计较那么多,就那么糊涂过着。

没想到,他不碰我,不是因为他无能,而是因为他有别的女人。

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,那个女人,竟然是生我养我的亲妈!

三个小时前,亲眼看到老公和亲妈躺在床上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,已经被伤得千疮百孔,鲜血淋漓!

我绝望透顶,准备去跳江,却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。

报复!我要报复!我要找陌生人约p!

现在,此刻,我铁了心要把自己交给一个陌生男人!

或许是因为内心深处还有抗拒,这个澡我洗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
直到有敲门声,我知道,我是躲不过去了。

想想也挺可笑的,我都决定了要和这个男人发生关系了,我还躲个什么劲儿啊,真够矫情的。

索性裹了浴巾,就打开了浴室的门。

不出意外的,他就站在门外,一只手扶着门框。

“怂了?要是实在不行,就算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他应该也是刚刚洗过澡,头发还是湿湿的,可是因为屋内暗,我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脸。

“我可给你机会了,别后悔。”

“嗯,不后悔。”

我刚说完,他人就压了过来,像是急不可耐一样,打横把我抱起来,就扔在了床上。

我身上的浴巾,被他一扯就掉了,他的身上也就只穿着一条内裤。

我虽然一次都没有过,但是我都这么大了,多少我还是懂的。

刚结婚那会儿,我觉得自己能治好江旭的病,还看了很多‘动作片’,可就算这样,我依然是青涩的手足无措。

他似乎也看出来了,两只手撑住自己的身体,让自己处于静止的状态。

“多久没有过了?你抖什么?”

他的声音很有些沙哑,却是性感的要命。

“我,从来就没有过。”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,我就后悔了,不是因为别的,就是觉得丢人,都二十五了,还是个处……

我紧张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胸,不敢去看他的眼睛,只能听见呼吸声越来越重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我没事,我学的很快的,唔……”我特别怕他笑话我,我还很担心,他会因为我是第一次,会有所顾忌,事实证明,我真的想多了,还没等我说完话呢,他极富侵略性的唇舌,瞬间搅乱了我的口腔。

再往后,我的理智就越来越涣散。

我一直紧绷的身体,在十几分钟之后,软的已经像是一滩水了。

当然,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这一夜,我经历了一个女孩到女人的蜕变。

到最后我甚至可以去迎合他带来的一波又一波冲击。

到底是什么时候结束的,我根本就不知道,只是觉得浑身酸软,累的眼睛都不想抬。

就连身体上的粘腻我也懒的去洗干净,就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上午。

我以为,这样的一夜情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男人应该就已经走了。

可是当我睁开眼睛时,看见的却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。

他的睫毛很长,这样闭着眼睛的样子,就显得特别的温柔,昨天他一直带帽子,我还以为是他脸上有什么缺陷呢。

原来竟是一个比我老公江旭还要帅很多的男人。

无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,他昨天在我身上做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,这太让人感到羞耻了。

我扭动了一下身子,就想从床上起来。

不过还没动呢,他的手就揽住了我的腰。

“再陪我躺会。”又慵懒又低哑的嗓音,差点就让人流鼻血了,他说着,一条长腿还压在了我的腿上。

就像是骑着被子睡觉一样,而我就是那个人肉被子。

“好沉。”我有些不乐意的就想挣脱这样的束缚。

但是还没怎么动呢,我就很清晰的感觉到了某种东西正在变化着。

“昨天晚上我整个身子你都不嫌沉,这就嫌我沉了?还有,你再动,我可不保证再来一次。”

我一听这话,身体一下就僵住了。

昨天晚上不觉得,今天一醒过来,就觉得下面特别疼,这要是再来,我可能走路都会成问题。

所以就只能是怂的一动都不敢动。

就这样,又陪着他躺了一会儿,直到他的手机响,我才如获新生一样的逃进了浴室。

从里到外洗了好几遍,味道是洗掉了,但是那一身的痕迹却是洗不掉。

尤其是锁骨的位置,不但有吻痕,还有牙印。

太无耻了,做就做呗,还留下这么多‘证据’。

我的裙子又是一字领,正好把那暧昧的痕迹毫无保留的露了出来。

唉,叹了一口气,我才阴着脸,从浴室走出去。

此时,他也已经洗过了澡,正要穿衬衣。

当我看见他后背那些成条的鲜红的抓痕的时,心里马上就平衡了。

看来他也没比我好到哪去。

一听到我的声音,他就转过了头。

落地窗外的阳光,把他整个人照的都很鲜明。

尤其是那一头浓密的黑色短发,和漆黑的眼眸,让人印象深刻。

“谢谢你啊。”我说的是真心的,至于为什么要谢他,我却也有些说不清楚。

“不用谢,以后别那么想不开的要去跳江了,至于你老公不行的问题,你可以来我,什么时候都行。”

一听他这话,我愣了一下,随即又笑了笑。

“应该不会有下次了。”我说的很决绝,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昨天和这个男人发生关系纯属一时冲动,别说我还没离婚呢,就算离婚了,我也不会找个P友来解决生理问题。

他没有接我的话,就只是默默的注视了我一会儿,就又接着穿系扣子,打领带了。

我觉得有点尴尬,低头绞着手指,想了半天,才又开了口。

“给我点钱。”

“嗯?”他转身,眼眸变的有些凉,可也就一瞬间而已,就又恢复了刚才的温度。“要多少。”

他说着,居然从屋内桌子上取来了一个支票本。

我就知道,他一定是误会了。

“一百就行,我昨天出门没带钱包,我得打个车。”他家住的离市区那么远,我也不知道一百够不够。

“哦,钱包在那,自己拿吧,不过,这边很少有车,还是我送你吧。”

“好啊,送我进城,我再自己走。”我也不再矫情,这里真的很偏,我要是自己走回去,脚都走断了。

事实证明,我没矫情的自己往回走,真的太明智了。

他家这个别墅,都已经快要出城了,一直到看见车流他才把我放下。

“你叫什么?”这是从昨天开始他第一次问我的名字。

我不想告诉他,笑着说了一声拜拜,就关上了车门。

我真的以为,我俩就只是萍水相逢,一夜风流而已,是再也不会有交集的。

结果却是一错再错,纠缠不清。

回到家的时候,都已经是中午了。

我按了门铃,开门的是家里的佣人芬姨。

芬姨一看见我先是愣了一下,想要说什么又欲言又止,给我拿了拖鞋之后,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,就还是什么都没说的进了厨房。

我转过视线,看见沙发上对坐着的两个人时,我才明白,芬姨刚才是什么意思。

不想去看他们的嘴脸,我换好鞋就想上楼换衣服,然后去公司上班,尽可能的远离这个家。

江旭叫住了我,“蒋瑶,你昨天一晚上去哪了?你知不知道,妈都急死了。”

他从来都没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我说过话,但是他的指责在我听来是那么的可笑。

我转过头,厌恶的看着我依然深爱的男人。

“我去哪了,跟你没关系,还有,别一口一个妈的叫了,听着恶心。”

“瑶瑶,昨天的事,我可以解释。”

很明显江旭说的第二句话,已经没那么横了,他的眼睛红红的,大概是一夜没睡。

“解释什么?”我笑了,“有什么好解释的?难道是,你的病突然间好了?实在是忍不了,就爬上了丈母娘的床?”

我的声音很尖锐,也不想去考虑我说的这些是不是被芬姨听见了。

江旭被我说的脸色一白,他眼睛中有太多的情绪了,我却是一样都看不清。

“瑶瑶,这不是江旭的错,你要怪,就怪我吧。”我妈终于是说话了,她从沙发站了起来,走到了我的身边,她的眼睛有些肿,很明显是哭过了。

“妈,我不怪你,我就是想问你,你对的起我爸么?我爸那么爱你,你怎么能就这么下贱……”

我承认,我是口不择言了,但我没想到,曾经把我宠上天的妈妈,竟然会打我。

那巴掌落在我脸上的时候,我好像都听见自己心碎了的声音了。

“蒋瑶,我就下贱了,可是谁都能骂我,你不行,我是你妈,你骂我是要遭雷劈的。”

“那就让雷劈死我好了。”眼泪又一次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,我委屈的浑身都在抖。

“瑶瑶,别这样。”江旭伸出手来拉我的胳膊,我觉得脏,用力的甩开了,大概也是因为这么一撕扯,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锁骨上,“这怎么回事?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哪了?”他两只手钳住了我的肩膀,狠狠的看着那些依然清晰的痕迹。

“去找男人了?你不行,还不让我找别人么?”说完,我觉得自己可能是说错了,冷冷的笑了一声,“对啊,你不是不行,你就是对我不行而已。”

我不知道我说的这几句话究竟有怎样的杀伤力,我却是清楚的感觉到,江旭整个身子都在抖。

他痛苦的看着我,最后放下了自己的手。

“对不起瑶瑶,我骗了你,自从在学校看见静瓷,我就爱上了她,可是那时候她有老公,我唯一能接近她的方式只有你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昨天在江桥上坐着的时候,我给他们俩想了很多种理由,却是一个也没猜中。

这大概就是网上经常会见到的那句调侃的话吧。

我拿你当老公,你却想当我爸爸。

我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,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巨大的石头,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难受。

“好。”我点着头,向后退着,其余的话我一句都说不出口。

直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把门反锁上,眼泪才跟决堤了一样,淌了一脸。

这是为什么啊,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对我?我那么爱他们,可是他们却一人给了我一刀。

我开始疯狂的想念爸爸,要是爸爸还在,他们一定不会这么欺负我。

整整一个下午,我都像个鸵鸟一样,窝在被子里。

直到我接到了堂妹蒋珊的电话,我才重新的振作了起来。

“姐,小姑今天订婚,通知你了么?”姜珊说的很急,也很生气。

“你说什么?我爸头七还没过呢,她竟然订婚?”就在那一瞬间,我几乎都要爆发了,我爸爸尸骨未寒,事故认定都还没弄清楚呢,我那个后奶奶,就这样的等不及了么?

“姐,你别急,我也是刚听说的,今天晚上在盛世皇府酒店,你,要不要去啊?”

“我去。”想都没想我就给出了蒋珊答案,我倒要看看,蒋家那母女两人,要怎样面对我。

我穿了一件黑色的礼服,还画了一个淡妆,才出的屋。

客厅内,已经没有了那两个人的踪影,我也懒得去想他们俩会去哪,跟他们的事情比起来,还是跟小姑的战斗比较重要。

我爷爷总共生了三个孩子,我爸是老大,我二叔在很多年前和我二婶两个人因为意外双双离世,剩下的,就是我那后奶奶给我爷爷生的小女儿也就是我的小姑,蒋嘉雯。

她从国外留学回来,就一直在蒋氏企业下面的子公司做老总,算起来今年已经三十岁了,是个典型的女强人。

我爸活着的时候一直都让我防着她,可是千防万防,她还是在我爸走了的第二天,就拿着帮我打理公司的幌子,进了总公司。

我才只是一个代理主席的位置,而她一来就被董事会任命为了副总。

因为心里太乱了,我没开车,打车到酒店时,酒店外面的暖黄色灯光,已经全都打开了。

看的出来,这次的订婚宴请了很多的人。

我踩着高跟鞋,冷着脸走进了宴会的大厅。

刚一进去,就看见了我妈和江旭。

江旭也看见了我,连忙走到了我的身边。

“下午接到奶奶的电话,我以为你睡了,就没叫你。”

“嗯。”这种场合,我没跟他吵,他不要脸,我还是要脸的,就像是平常参加各种活动宴会一样,自然的挽上了他的手臂。

“看见我小姑了么?”我平静的说道。

“在那边呢,你要过去么?”江旭虽然从来不接触我们家族的企业,但是我们家和后奶奶小姑关系不好,他是很清楚的。

“是啊,那么大年龄了,终于订婚了,我当然要去恭喜一下了。”我笑了笑,拉着江旭就迈开了步子。

远远的,在一堆站着聊天的人里面,我看见了穿着一件香槟色旗袍的小姑,在她身边,还站着一个很高的男人。

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当我跟江旭走了过去站在了我小姑对面时,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人,会又一次的出现在我的面前,还是以我未来小姑夫的身份。

有那么几秒钟,我脑子都是空白的。

昨天晚上还和自己翻云覆雨,叫我小妖精的人,现在衣冠楚楚的站在我面前。

他自然也是看见我了,不过,昨夜火热的眼神不在,他的眸子里一片清冷。

“蒋瑶,你不知道你姑姑今天订婚么?你怎么穿成这样啊?”第一个说话的还是我那后奶奶。

她拿着一个精致的手包,一脸嫌弃的看着我。

“哦,我爸不是还没过头七么?我穿别的,不适合。”虽然我的心狂跳个不停,但是我还是没有示弱的把话怼了回去。

“蒋瑶,你注意一下场合,不要在你未来姑爹的面前胡说八道。”后奶奶狠狠的剜了我一眼,随后又马上露出了一张笑脸,看向了那个轻易的就拿走我第一次的男人。

“萧然,你别介意啊,我们蒋家这大小姐啊,没规矩惯了,不像你们靳家,就连佣人素质都极高。”

这话里话外的,我那个奶奶把我贬的已经是一文不值了。

“奶奶,我哪句话是胡说八道了?不管怎么说,我爸生前还叫你一声小妈呢,他眼睛都还没闭上呢,你这边就办上了喜事,你觉得这合适么?你就不怕,我爸他死不瞑目的回来作你们?”

我是一点情面都没留,说的话咬牙切齿的,至于那个一直都没说话的个男人,我也是顾不上了。

“蒋瑶,你说话要注意身份。”后奶奶气的脸都有些红了,这要是在蒋家老宅,她大概就直接上来挠我了,哪还能这么客气的说着文明用语啊。

我不屑的嗤笑了一声,她越是生气,我就越表现的无所谓。

“妈,瑶瑶心里不舒服,你少说两句。”

大概是看场面太尴尬了,小姑不得不出来圆场,她一脸歉意的看着我又接着说道:“瑶瑶,你别怪姑姑啊,你知道的,大哥过世之后公司的股票跌了3个点,我为了稳定军心,才着急和萧然订婚的,有了靳家的支持,公司很快就会度过难关的。”

小姑的语气很诚恳,要不是她眼睛全是挑衅,我差点就信了。

而她又掩饰的极好,除了我之外,大概周围的人都会觉得,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再得理不饶人,就有点无理取闹了。

“是啊,瑶瑶,今天是小姑大喜的日子,你也少说两句吧。”江旭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给我找了一个能下来的台阶。

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,觉得心里还是不爽,但是小姑都已经这么说了,我要是再把事情闹大,就真的没法收拾了。

就在我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,我小姑一下就拉住了我。

“瑶瑶,你这脖子是怎么了啊?怎么红红的?”

她盯着我的脖子和锁骨仔细地打量。脖子和锁骨上,有昨晚留下的吻痕。

我小姑刚说完,后奶奶就在旁边阴阳怪气的开了口。

“嘉雯,也只有你单纯的不知道那是什么,还好啊,蒋瑶是结婚了,要是没结婚,外人看见了还不得说,蒋家的大小姐私生活不检点?”

话音落地,我明显的感觉到,江旭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一抖。

而小姑则是一脸娇羞。

“诶呀,对不起啊瑶瑶,我是真不知道这是什么。不过下次,还是别露出来了,怎么说也得拿条丝巾挡上啊,这么露着,怪羞人的。”

本来我是一直都挺生气的,可就在小姑一本正经给我讲完道理之后,我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如果让她知道,这吻痕是她的准老公弄出来的,她会不会抓狂?

 ↓↓↓ 点击下方阅读原文】查看更多精彩内容!  


首页 - 枕边读刊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