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风得意马蹄疾, 一日看尽长安花 | 古代文人的狂傲诗词,承接玄妙!

摘要: 腹中自有诗华意气。

09-06 15:01 首页 中云资产

自古文人多疏狂,他们笔下的这些“猖狂”之语,有没有哪一句让你读来心潮澎湃?



鹧鸪天·桂花

宋代李清照


暗淡轻黄体性柔,情疏迹远只香留。 

何须浅碧轻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

梅定妒,菊应羞,画栏开处冠中秋。 

骚人可煞无情思,何事当年不见收。


世人都道易安居士词风婉约,殊不知她也有潇洒狂傲的一面,文人咏物,恐怕没几个敢说所咏之物就是同类中的一流,可李清照却写“何须浅碧轻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,由此也不难理解她当年所撰《词论》几乎抨击了整个北宋文人圈的那股傲气了。



贺新郎·甚矣吾衰矣

宋代辛弃疾


甚矣吾衰矣。

怅平生、交游零落,只今馀几!

白发空垂三千丈,一笑人间万事。

问何物、能令公喜?

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

情与貌,略相似。

一尊搔首东窗里。

想渊明《停云》诗就,此时风味。

江左沉酣求名者,岂识浊醪妙理。

回首叫、云飞风起。

不恨古人吾不见,恨古人不见吾狂耳

知我者,二三子。


辛弃疾当年是真正带兵打过仗的,二十出头的年纪,带着几十名轻骑随从,直入敌腹,活捉叛徒张安国,这股属于军人的傲气已经刻进了他的骨子里,纵使年老,纵使被罢官,纵使好友离去,他却还能写出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。


西江月

【宋柳永


腹内胎生异锦,笔端舌喷长江。

纵教片绢字难偿,不屑与人称量。

我不求人富贵,人须求我文章

风流才子占词场,真是白衣卿相


柳永因一句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”被皇帝斥道:“且去填词”,葬送了一生功名前途,他便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,做自己的白衣卿相,世人笑他太疯癫,他笑世人看不穿,名利又算得了什么。



江城子·密州出猎

苏轼
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 

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

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酒酣胸胆尚开张。

鬓微霜, 又何妨!

持节云中, 何日遣冯唐? 

会挽雕弓如满月, 西北望, 射天狼


此时的苏轼鬓发斑白,年事已高,仍希望朝廷能象汉文帝派冯唐持节赫免魏尚一样,对自己委以重任,赴边疆抗敌,那时,他将挽弓如满月,狠狠抗击西夏和辽的侵扰,当真是“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。



满江红·写怀

【宋岳飞


怒发冲冠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

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

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

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
靖康耻,犹未雪。

臣子恨,何时灭。

驾长车踏破,贺兰山缺。

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

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


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,岳飞的这份“猖狂”是要踏破“贺兰”,直取匈奴,血洗靖康之耻的猖狂,全篇满腔忠愤,丹心碧血,倾出肺腑,是一位抗金将领灵魂深处的怒吼。



侠客行

李白


赵客缦胡缨, 吴钩霜雪明。

银鞍照白马, 飒沓如流星。

十步杀一人, 千里不留行

事了拂衣去, 深藏身与名。

闲过信陵饮, 脱剑膝前横。

将炙啖朱亥, 持觞劝侯嬴。

三杯吐然诺, 五岳倒为轻。

眼花耳热后, 意气素霓生。

救赵挥金槌, 邯郸先震惊。

千秋二壮士, 烜赫大梁城。

纵死侠骨香, 不惭世上英。

谁能书阁下, 白首太玄经。


李白是谁,他是“绣口一吐,就半个盛唐”的诗仙,高处不胜寒,大抵有这样的才气骨子里总有股猖狂在,这股豪气投注于笔下的侠客,便是“十步杀一人, 千里不留行”,武艺得有多高超,才能做到这无人能敌、天下缟素的地步。



登科后

孟郊


昔日龌龊不足夸,

今朝放荡思无涯。

春风得意马蹄疾

一日看尽长安花


唐代的长安城有多大呢,占地87.27平方公里,有185万人口,诗人作此诗时正值春天百花竞开,无论他骑着多快的马也不可能一日将偌大一个长安城的春花看尽,可见这是诗人已近天命之年历经两次落第终于高中,扬眉吐气的得意之语了。



题菊花

黄巢


飒飒西风满院栽, 

蕊寒香冷蝶难来。

他年我若为青帝

报与桃花一处开


自从陶渊明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名句一出,菊花就和孤标傲世的高士、隐者结下了不解之缘,黄巢的菊花诗,却完全脱出了同类作品的窠臼,他是唐末农名起义的领袖,“我为青帝”,这豪迈的语言,正体现了农民阶级领袖人物推翻旧政权的决心和信心,而这一点,也正是一切封建文人所不能超越的铁门槛。


文章来源:古文诗歌

版权声明: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。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联系我们。




首页 - 中云资产 的更多文章: